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经络养生 >

女子独自住酒店被撬门,财物尽失还惨遭强奸,罪魁祸首竟是……

时间:2020-10-29  来源:养生应该注意什么好

201608011357 

谁走进你的生命,是由命运决定;谁停留在你生命中,却是由你自己决定。

++++

夜!

黑漆漆的天幕被闪电划开一道幽深的口子,没有预兆的,大雨磅礴而下。

“不能让他知道那个女人的存在,也不允许那个孩子有机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一个冷漠的声音回荡在暴雨中,那人森冷的继续说道“行动时,记得将那支药剂设法射入他的体内,搞砸了……小姐会很不高兴!”

说完,那人不待对方回答,便冷漠的挂断了电话,随即看了眼手机上显示的时间。

一道闪电劈过,暗沉的夜被暂时的点亮,映照出巷口站着的人。

那人打着一把极大的黑伞,隐约间仿佛能看见他嘴角残留着诡谲的笑意,闪电过后,他缓缓抬起头,看着前方的美仑大酒店,看向那顶层……总统套房的位置!

就在这时,美仑大酒店的顶层陷入了压抑的气氛中。

“分开撤离!”一道淡漠从容的声音响起,男人冷静异常的站在走廊上,一张俊颜隐隐间浮上阴冷,深邃的眸子释放出猎鹰般犀利的精光凝视着前方,浑然天成的霸者之气顿时笼罩了四周。

他冷漠的看向传来危险气息的地方,凉薄的唇勾起一抹冷嗤的嘲讽,那股不羁的冷然让人不免有着几分窒息的感觉。

“少主,你先撤!”男人的贴身保镖端着枪冷静的说道。

男人应了声,快速且冷静的闪到楼道里,沿途……他将楼梯口的灯全部射穿,瞬间,周遭陷入了一片死寂,只有偶尔划过的闪电留下一点点余光!

男人快速的下着楼,突然,一道闪电撕裂黑寂。

就在那光亮闪过之际,他冷然的转头扫过一枪,顿时击毙了一名杀手。

但是,却也因为那丝光亮暴露了他的位置,他只觉脚腕传来一阵刺痛,险些栽下楼梯。

男人眉头都不曾皱一下,当机立断的撕下衬衣一角,用劲包裹了脚腕,企图不让血迹暴露自己的行迹……

“药剂已经注射,将他逼入40层!”冷漠的声音对着对讲机发布着命令,顿时,楼下和楼上围堵的人开始双面夹攻着……

++++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仿佛就是从天际直接倾倒般,倾洒在一辆从地下停车场驶出的保时捷跑车上……

凌微笑奔出酒店的大门,欲拦住那辆驶出的车,但是,始终晚了一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沈君瀚开着车从她身边飞驰而过,溅起的水花无情的将她的身子瞬间沁湿!

凌微笑垂眸看了看狼狈的自己,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眼眶渐渐泛红,一股温热夹杂在冰冷的雨水中滑落脸颊……

难道……谈恋爱就一定非要那啥吗?

想着,嘴角的苦涩越发的浓郁,突然怀疑起自己是太过执着,还是爱他爱的不够。

凌微笑转身进了酒店,当人昏沉沉的走出39层电梯,浑身无力的托着沉重的身子往房间走去时,神情间有着隐忍的悲戚,被微微冻红的手紧紧的握着手机,看着上面刚刚打好的几个字,犹豫了下,按下发送键!

【我等你回来!】

凌微笑看着正在发送的几个字,嘴角有着抹自嘲的笑意,掏出房卡对到门锁感应区,听到门锁打开的声音后,转动了扶手,推门走了进去……

突然,一个冲劲将她整个人推入了房间……

“啊……唔……”

凌微笑瞳孔猛然扩张,睁大了眼睛挣扎着,她的嘴被一个大掌死死的捂着,随即传来门关上的声音!

“唔……唔……”凌微笑惊恐极了,她努力的挣扎着,双手企图去扳开捂着她嘴的手,身体不断的在扭动着,试图挣脱身后人的钳制。

“我不会伤害你……”

头顶传来冷漠的声音,那声音嘶哑而低沉,微喘的气息直扑凌微笑的头顶。

凌微笑听是个男人的声音,更加的惊恐起来,越发的扭动的厉害起来……

男人眉头深蹙,鼻间那窜入的女人的气息让他异常的难受,仿佛必须要寻求什么一般,他不是一个没有自制的人,为何会如此?

脚腕上传来酥麻的感觉,男人意识到那伤口并不简单,那种酥麻的感觉让他渐渐有些无力,这样的情况会十分的危险。

怀中的人依旧在拼命的挣扎着,他紧蹙了眉头想说什么,可就在这时,门外隐隐约约传来细碎的响动,男人重重的拧了下眉,提着枪的手有些微微的打着颤儿,这样的情况不要说狙杀敌人,自保都成了问题,而且,这个女人也会有危险!

突然,心里有个念头窜上脑门……

“我会对你负责!”

男人低沉隐忍的说道,随即将门开了一道微弱的缝隙,在凌微笑还来不及反应下,人已然被扳过了身子,她刚刚想尖叫,声音却被吞没在了男人的嘴里……

凌微笑只觉得此刻被屈辱着,满心的委屈无法发泄,只能化作了泪水不断的宣告着她的愤怒……男人将凌微笑压下,拉过一侧的被子覆盖在了二人的身上……

凌微笑想躲避,却无法抵挡男人的重力,加之原本身体的虚软只能让她默默的承受着这突如其局限性癫痫小发作来的变故……她只觉得身心已经分家了,思绪渐渐的开始涣散,眼睛沉重极了,她想喊救命,她想推开男人……可是,却喊不出声,更加推不开,只有嘴里发出的那哽咽的呜咽声。

男人低头吻住了凌微笑的唇,眼泪的咸涩味在嘴里晕染开来,男人心里闪过一丝歉疚,低头吻去了那脸上滑落的泪迹……

那样清凉带着淡淡烟草气息落在了凌微笑脸颊上,她整个人已然陷入了半昏迷状态……人身上淡淡的烟草气息让她本就昏沉的双眼更加的迷离。黑暗中,她想看清男人的脸,却无奈,太黑太黑……四周的黑暗让她无法看清男人。

“咔――”的一声,一道闪电划过。

凌微笑努力的睁开沉重的眼看去,想借由那道光芒看清楚身上的男人的脸,可是,那光闪的太快,她什么都没有看到。

昏迷前,只隐隐约约看见男人衬衫上的襟花上有个“Z”型的标记发出微弱的光芒……

命运总是和我们开着玩笑,你期望的和现实发生的,总是有着那天涯一般的距离!

++++

一辆保时捷跑车快速的冲入美仑大酒店地下停车场,一个优美的弧度稳稳的停在了专属停车位上,沈君瀚坐在车里久久的未曾下车,微垂着的眸子看着手机上的那则短信,眸子里闪过一抹难过和歉疚。

本来,想着毕业了,约了一起到F市度假,原本彼此都是开心的,可是……当他下午看着微笑披着浴袍从浴室走出来时,竟是难掩心里的悸动……

但她拒绝他,他气愤的甩门离去,其实……走了没多久,他就后悔了!

他喜欢微笑,从她转学过来时就被她深深吸引了,一直那样小心的呵护着她,可是……为什么今天就忍不住了?

想着,沈君瀚微抿了下嘴角,收起手机,拿过副驾驶座位上的慕斯蛋糕,打开车门走了出去,当人站在电梯里时,不经意的看着手中的蛋糕,嘴角笑了笑,一脸期待的看着那电梯上升的数字……

有了微笑最爱吃的慕斯蛋糕,她会原谅他吧?!

++++

黑寂的房间,有着浓郁的暖昧气息,男人整理了衣物,立在床的尾部俯视着床上昏睡过去的凌微笑,外面传来的暴风雨肆虐的声音,显得此刻屋内有些压抑。

昏黑的环境阻挡了所有的视线,男人隐隐约约的看着床上这个“帮”了他的女人,她身体那层阻挡他冲刺的障碍告诉他,她还是一个干净的!

男人从怀中拿出纸笔,摸黑写下一串电话号码置于床头,拖着受伤的腿转身离去,此刻,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少主!”候在门外的男人听闻里面传来动静,恭敬的唤道。

男人应了声,转身看了眼大床的位置,拧了拧眉,方才开门闪了出去,随即拉上了房门,转身向一侧的走廊行去……

边行边说道“有没有人受伤?”

“不多,杀手都已经被击毙,也已经派人清理了,只是……没有查到任何线索!”那人突然见男人的步伐有些不稳,担忧的问道“少主,您受伤了?”

男人“嗯”了声并未解释什么,突然,他停下脚步,回眸看着那间刚刚走出来的房间,随即说道“将那个房间的资料明天给我!”

他不能因为自身的原因无缘无故伤害一个女人,如果她要赔偿他会给她,如果她要的是他的负责……他也会给她!

++++

“叮”的一声,电梯适时打了开来,沈君瀚拎着蛋糕走了出来,踏着轻快且轻的步伐向凌微笑的房间走去!

人刚刚转过走廊的弯道,就见两个男人一前一后的从那边的尽头转身离去。

沈君瀚并未曾多想,径自向凌微笑的房间走去,行到门口,抬手轻敲着房门……

可是,久久的,都未曾有人回应!

沈君瀚拧了眉头,拿出手机拨出了熟悉的号码,不久,那悦耳的铃声便从房间内隐约的传了出来!

“微笑……”沈君瀚再一次轻敲了门,可是,还是没有回应,他不免自喃的说道“微笑的手机应该在身边啊……”

她那会儿还给他发了简讯,他只不过去找个蛋糕店买个蛋糕的功夫,她不会又出去了吧?

想着,沈君瀚心里不免有些担忧起来,顾不得其他,拿出美仑大酒店万能VVIP专属卡探向了门锁感应区,“呲”的一声,门应声而开,沈君瀚急忙走了进去,熟悉的探出手打开了房间的灯。

他急切的向内走去,突然,脚下被什么绊了下,他反射性的垂眸看去……竟是一件被撕裂的小外套!

沈君瀚顺着那件衣服看向前方几步处……到处的凌乱让他有些不在状态的瞪着眼睛看着,手里拎着的蛋糕突然掉落在地,他托着沉重的步子向内走去……只见被子褶皱的大床上,凌微笑正在酣睡,脸色羞赧的发出诱人的晕红,露在外的肩膀光嫩细滑,隐隐间,还能看见那诱人的沟壑。

而室内,更是充斥着一股暖昧的气息和淡淡的烟草味……男人的本能告诉着他一些不愿意去面对的讯息!

沈君瀚呆滞的看着,双手猛然攥紧,他死死的盯着那沉睡的人,牙根紧咬!

“哐啷――”

化妆台的镜子因为突然而来的重力应声而裂,血……顺着那破碎的镜面缓缓滑落!

癫痫病人情绪容易失控吗

刺耳的声音终于惊醒了昏睡中的凌微笑,她吃力的缓缓睁开眼睛,浑身上下,从内到外的疼痛让她不免紧皱了眉头,刺眼的光芒使她刚刚睁开的眼睛不仅又闭了下。

沈君瀚许是感受到了床上那微弱的动静,他眸光充血的缓缓转头看去……

凌微笑死死的拧着眉,本能的捂着被子想撑起身子,她眸光有些茫然的看去,正好迎上沈君瀚投递过来的愤恨的眸光,她惊愕的张了张嘴,整个人呆愣的半坐在床上。

沈君瀚就这样死死的看着,他缓缓的缩回了手,不管拳头上那被镜片划破的伤口,还带着一些青春气息的脸上有着浓浓的怒火,他冷笑的看着凌微笑,嘲讽的说道“你简讯让我回来……就是让我来看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后的样子吗?微笑,我恨你!”

说道后面,沈君瀚失去冷静的咬牙怒吼道,随即带着愤恨转身离去。

“砰”的一声,门带着怒气死死的关上,凌微笑的身体在被褥底下微微的颤抖着,她目光没有焦距的看着那破碎的镜子,上面鲜红的血迹不仅让她的心微微打着颤儿。

泪,再一次冲破眼眶,无声的滑落,到这会儿,她依旧还无法相信突如其来所发生的事情,以为,那仅仅是个梦境。

但是,身体的剧痛告诉她,她被人莫名其妙的强暴了,那个人说要对她负责,而现在……这房间里除了令人作呕的淫靡气息,就什么也没有了,她所有的所有,顷刻间都好像幻化一空!

“啊――”

凌微笑发了狂的大叫着,放声大哭着,她不知道怎么突然会变成这样,一切的转变让她措手不及,她后悔了,她后悔和沈君瀚吵架,她后悔不听水瑶的话先回房间!

凌微笑睁着泪眼扫过房间,突然,她有些惊恐起来,她迅速的跳下大床,白色的床单上那赫然的血迹异常的刺目。

她无力的嗤笑了声,茫然的拿出一套衣服穿上,然后拖着她那虚弱无力且酸痛的身子走出了房间,她没有坐电梯,只是漠然的走近昏暗的楼梯间,一步,一步,一步……往下走着。

本以为高中生涯的结束将会迎来一个新的希望,却原来……只是另一种毁灭。

对君翰的犹豫却换来了被人强暴的命运,而更加悲催的是,她连那个人长的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凌微笑突然停下了脚步,眸光一凛,眉头紧蹙了起来,记忆中,那人的襟花上有个“Z”型的标志,这个标志好像在哪里见过……

我想逃离,逃离这个世界,躲在无人的黑寂中去遗忘那伤痛!可是……为什么命运依旧和我开着玩笑,让我无处可逃……

++++

暴雨依旧下个不停,敲在地面和物体的声音,那样的令人焦躁和恐惧。

黑夜中,一个女人瑟瑟发抖的躲在后巷里,她用破旧的塑料袋和竹筐以及装了废物的垃圾袋做掩饰,将自己藏掖在了那恶臭之中。

闪电劈过时,隐约可见她脸上表情极为痛苦,好似在隐忍担忧着什么……

她那大大的眸子里满是惊恐和惧怕,但是,却又隐隐间好似有着一份坚强!

雨,渐渐的转小,漆黑的夜被白色晕染成蓝色,随着东方泛白,那下了一夜的暴雨也终于停止,但是,由于是初春,一夜的寒冷变成了雾气,让人看不了太远的地方。

经过一夜的隐匿,女人轻轻拨开竹筐,警戒的目光四处看了看,并未发现什么动静,又过了好一会儿,确定巷子里并没有人迹,方才轻轻的推开垃圾袋,隐忍着痛苦爬了出来,急匆匆的向一侧奔去……

可是,她步履沉重,身上有些湿漉漉的,头发更是杂乱的贴在了脸上,她的脸色泛着惨白,手托着腹部,宽大的衣服在走动时竟是隐隐间显现出腹部的隆起。

女人忍着身体的不适,想逃脱这个地方,她死死的咬着下唇,一股自身的力量在支撑着她。

行走中,女人感觉一股温热的暖流顺着大腿内侧缓缓流着,她焦急极了,加快了沉重的步伐,努力的想向巷口前的路上走去。

她的手加重了几分力道捧着腹部,好似,只有这样,她担忧的事情才不会发生!

“啊――”

女人突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下,整个人踉跄的向前倾去,脚下不稳的跌坐在地,顿时……痛的她整个脸都扭曲到了一起。

凌微笑感觉自己的脚被什么东西勾了下,她抬起藏着膝上那昏沉沉的头,无力的甩了甩,可是,却越发的昏沉,耳边……传来的是女人的痛吟声,这时,她脑子里方才惊醒,看着前方跌坐在地上的女人,不免睁大了瞳孔……

来不及多想,凌微笑赶忙起身,顾不得自己浑身的痛楚,扶起女人,焦急的问道“你……你没事吧?”

女人喘着粗气儿,手死死的掐着肚子,那下身的湿润仿佛越来越浓,她顾不得其他,抓住凌微笑的胳膊,死死的攥着,虚弱且乞求的说道“我的……我的孩……我的孩子……求你……求你帮……帮帮我……”

凌微笑听闻,顿时吓的三魂七魄飞了一大半,脑子里更是被轰的一片空白,只有一个思绪,那就是……她竟然绊倒了一个孕妇?!

“求求……求求你……帮……帮我……”女人说着,额头的汗已经大颗大颗的滑落着,抓着凌微笑的手更是用了劲道,仿佛,此刻抓着的就是一棵救命稻草,却已然无法顾及,眼前的人也还是个癫痫怎样治疗癫痫怎么自检清纯的学生。

凌微笑被女人抓的生疼,她猛然回过神,只是本能的说道“我……我……我带你上……上医院……”

说完,就吃力的架起女人的胳膊,扶着她往巷口奔去,人方出了巷口,就见有出租车飞过,可是……却没有人愿意停!

凌微笑快要急的哭了,她看了眼脸色苍白的女人,让她扶靠在一侧的柱子上,随即,大大的眼睛紧紧盯着马路上过往的车辆,待看准后,她顾不得自身安危跳了出去,张开双手拦在了出租车的前方。

听着那刺耳的紧急刹车的声音,凌微笑的眼睛闭的紧紧的,咬着唇的牙齿都在打颤儿,直到感觉耳边传来怒骂声方才睁开了眼睛。

当凌微笑扶着女人坐进车里的时候,依旧还没有从方才的惊心动魄里反应过来,耳边一直传来的是司机怒骂的声音。

凌微笑呆滞的坐在手术室外的长凳上,手里还捏着刚刚付过的手续费和手术费的清单,以及她那张靠平时打工积攒下来的大学费用的银行卡,只是如今……里面已然所剩无几!

等待是漫长的,尤其是在惊恐慌张的情况下,那时间好似都停止了一般!

过了许久,凌微笑方才缓缓的回了神,她目光茫然的看着手术室的灯,突然,手抚上了自己的小腹,不仅打了个寒战……

昨夜……那人……不会这么倒霉吧?!

凌微笑抿了抿唇,垂眸看了眼手中的银行卡,又看了眼“手术中”的灯,方才转身离去……

手术室的灯终于熄灭,大夫和护士推门而出,凌微笑正好赶回,她紧张的上前,先是看了那紧闭的手术室门,随即看向大夫问道“她……她怎么样了?”

大夫有些惋惜的沉叹说道“她动了胎气,我们只能保住一个,经由她本人意向,我们只能剖腹提前让孩子出生!”

凌微笑听着,眼睛挣得大大的。

大夫轻叹一声,不免说道“母爱……总是伟大的!孩子已经被送到保温室,孕妇也已经送到病房,你去看看她吧!”

说完,越过凌微笑离去,脸上竟是无奈和叹息。

凌微笑托着无力的身体转身向方才登记好的病房走去,进入病房,入眼的是女人苍白的脸,因为她……这个女人就快要死了……

凌微笑死死的盯着女人,眼泪就这样毫无预兆的溢出眼眶,她整个身子都在颤抖着!

“对……对不起……对不起……”凌微笑喃喃自语着,泪水泛滥的阻隔了视线,她紧咬着唇,竟是无法控制的呜咽的哭出了声。

女人吃痛的睁开沉重的眼皮,她看着正对着她哭的凌微笑,吃力的抬了下手。

凌微笑见她醒来,急忙上前握住她的手,哭着说道“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女人摇了下头,这个动作都让她感到吃力,好似牵扯了身上的伤口,她不免痛的皱起了眉头。

“帮……帮……”女人想说什么,可是,却气若游丝,声音小的就连自己都无法听清。

凌微笑看她嘴一张一合,急忙倾身上前,问道“你要说……说什么?”

“孩……孩子……”

凌微笑一听,急忙说道“孩子在保温室,很平安!”

女人听了,脸上露出一抹欣慰,吃力的说道“求你……帮……帮我把……把孩子……她……她是……是……”她还想说什么,可是,身上的剧痛竟是让她再也无法发出一个音。

凌微笑哭着看着女人,一脸的无措,突然,感觉到握着女人手的掌心被触动着……

女人微颤着在凌微笑的掌心想写什么,但……只是画出了一横……手,终究无力的垂下!

别告诉别人你今天难受过,什么也别对别人说,因为说了也没有用。

+++++++

五后。

格兰幼稚园。

园区办公室,谢老师看着眼前这两个好像是天敌般的小人儿,不免叹息一声,问道“今天……你们打架又是为了什么啊?”

彭宇阳和凌小麦二人都不说话,依旧盛气凌人的互相瞪视着,尤其是凌小麦,瞪着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粉嫩的小嘴唇紧紧的抿着,小脸蛋儿更是气的鼓鼓的。

最终,彭宇阳被瞪的气势弱了几分,不服气的哼了声,转过头,说道“我就是看着她讨厌!哼……大家都说凌小麦是私生子,她妈妈不要脸偷偷和男人……啊……”

彭宇阳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凌小麦一推,那小身子一个不稳跌坐在地,头……正好碰到了那一侧的椅子上,顿时疼的他“哇哇”大哭起来。

“凌小麦,你干什么推彭宇阳!”一侧的黄老师一见,怒斥了声,急忙上前去看彭宇阳有没有大碍。

凌小麦头撇到一侧,咬着小牙,说道“谁说我妈妈……我就对他不客气!”

黄老师听闻,顿时冷了脸,说道“叫你妈妈过来幼稚园一趟!”

凌小麦一听,小小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小嘴又一次紧抿着,大大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黄老师,小手更是紧紧的攥着,半响,方才说道“今天算我错了,您不要叫我妈妈来……”

说着,眼睛又瞪向彭宇阳,说道“但是,谁再说我妈妈,我还是对他不客气!”

黄老师一听,还想说什么,小儿癫痫治愈却被谢老师制止,她不屑的看了眼凌小麦,方才安慰起彭宇阳。

谢老师示意黄老师先带着彭宇阳出去,待办公室只剩下她和凌小麦时,她方才隐去方才的老师的威严,露出一抹慈祥的笑意,拿过毛巾替小麦擦拭着脸上的污秽,柔和的问道“下次不要再打架了,要是被妈妈知道了……不是会更伤心?”

小麦听闻,顿时,那大大的眼睛上笼罩了浓浓的水雾,她紧咬着唇,微仰起头看着谢老师,那眼泪就在眼眶里来回的打着转儿,哽咽的说道“是小麦不好,如果不是小麦……妈妈就不会被人骂了……呜……”

谢老师哀叹一声,搂过小麦,手轻抚着小麦的背,心中不免淌过一丝苦涩。

她们这个地方的人还是比较保守的,对于凌微笑才十八岁就未婚产子……几乎所有人总是用着异样的目光看着她和小麦,可是,天下父母心,她看着微笑带着孩子就这样一天天撑过来了,确实不容易。

“在妈妈的眼中,只要小麦能够开心快乐的成长……妈妈会觉得,一切吃的苦都是值得的!”谢老师轻柔的说道“所以,小麦以后要听话,不要打架了……否则,妈妈见到小麦身上有伤,会伤心的,知道吗?”

小麦听了,只是在谢老师的怀里呜咽的哭着,她知道,整个幼稚园,就谢老师不会看不起妈妈,也只有谢老师是真的对她好的,剩下的人,都骂她没有爸爸,都说妈妈不要脸……她讨厌他们!

想着,小麦更加的伤心起来,小身子在谢老师的怀里一抽一抽的,让人看着不免心酸了起来。

+++++++

温馨快餐店。

凌微笑脸上带着和煦的笑意,手里端着盘子,来回的穿梭在人群中,看着她脸上的笑容,仿佛……吃饭的心情都好了几分。

“微笑……这个是五号桌的……”

凌微笑点了头,端起盘子,熟悉的向五号桌奔去。

“微笑,你知道……为什么我们下班都爱到这里吃饭吗?”五号桌的一对白领问着凌微笑。

凌微笑听闻,脸上绽放出一个更为绚烂的笑意,用身子怼了下其中一人,打着趣儿说道“当然是……看着我,就会觉得……原来你们的生活还是很美好的嘛!”

那人一听,顿时无奈的瞪了眼凌微笑,笑嗔的说道“当然不是,是觉得……每天的生活那么压抑,看着你对生活充满了希望的笑容,就会忘记每天工作的压力,人也轻松了不少!”

“哈哈!”凌微笑轻打了下那人的肩膀,笑着说道“逗你玩儿的啦,我当然知道了,你们慢慢吃,我先去忙了……”

说完,便转身离去,继续来回穿梭在人群中……

“微笑……你将这份外卖送一下!”这时,老板突然焦急的唤道。

凌微笑一愣,眨巴了下眼睛,说道“小李呢?”

“他送外卖还没有回来,但是……这家要的急,飞跃传媒可是大客户,不能丢了……”老板边收拾着东西,边说道。

“可是……”凌微笑蹙了下眉头,转头看向正窝在内台小凳子上写作业的小人儿。

老板随着她的目光看去,了然的说道“放心,我会看着小麦的!”

凌微笑一听,点了点头,跑向内台,趴在架子上对着正在写作业的小麦,说道“小麦,你乖乖的,笑笑要去送个外卖哦,很快就回来!”

小麦抬起头,眨巴着她那大大的,亮亮的眼睛,乖巧的说道“那笑笑路上要小心骑车哦……小麦会很乖的!”

“嗯!”凌微笑笑着点头应了声,转身拿过打包好的餐包和地址条,对着老板说道“老板,给您添麻烦了!”

“没事没事……小麦这孩子我也看着喜欢!”老板笑着说道“快去快回吧!”

凌微笑感激的看了老板一眼,又叮咛了小麦一声,方才转身离去。

当凌微笑站在那冰阳区那幢大楼前时,来不及欣赏这栋大楼有多气派,急急忙忙的奔入大厦,闪入电梯,压下了自己所要去的楼层。

“等等!”

一道急切的声音响起,就在电梯门快要阖上的时候,一只脚适时的插/入门缝,随着电梯门的打开,只见一个身影窜了进来。

凌微笑本能的看去,就迎上一张带着嬉笑的帅气阳光的脸庞,她礼貌性的朝他笑了笑,拉回眸光……

突然,凌微笑刚刚拉回的眸子又反射性的向那人衣服上那胸前别着的襟花看去……她看着那个在电梯里发出淡淡光芒的襟花,瞳孔渐渐放大,脸上的还来不及收起的笑意僵在了脸上,眼中浮上了一层恐惧的光芒!





【篇幅有限,二更稍后放出,等不及的小伙伴们,可以选择如下方式继续阅读全文】


1. ?微博或微信公众号,关注@朵米阅读网 私信发送数字“27”,就可以看到后续内容了!!!

2. ?百度搜索“朵米阅读网”进去后搜索《错惹亿万大人物》,从 第5章 开始阅读就可以喽!

3. ?评论区会有红心链接,点击进入也可以继续阅读全文!

上一篇: 黑龙江哈尔滨麻辣小龙虾爬上微店 一年爆开百家八成无资质 警惕!

下一篇: 养生食谱 虾仁杂粮炒饭营养丰富 养生食谱 黄瓜牛肉咖哩炒饭生津补血